字:
关灯 护眼
岁月文学 > 无聊的宇宙掌控者 > 第七章 何莫

第七章 何莫

    “试炼结束。锻骨境初阶,通过。”

    “呼,”听到提示音的秦天终于长出一口气,瘫坐在地上,眼前的景象也从城市废墟,变成了成了足有千平的巨大训练室。

    系统仍在提示:

    “试炼者:秦天(武者境巅峰)。

    拳力:1024 kg (锻骨境中阶)

    掌力:1015 kg  (锻骨境中阶)

    跳跃能力:16.5米  (锻骨境中阶)

    腿部发力:2707 kg   (锻骨境中阶)

    奔跑速度:37.2米/秒   (锻骨境中阶)

    爆发速度:62.5米/秒     (锻骨境高阶)

    射击精准度:70% (良好)

    武器振幅能力: 1.7倍  “重新定义武者境极限”

    综合等级评估:???

    数据冲突,系统无法判定,将在5秒后上报龙心科技进行人工评估。

    5、4、3…”

    “终止上报。”秦天赶紧高喊一声。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秦天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但心中却是暗暗吃惊,自己的传承记忆《天》,究竟是一部怎样的功法,要知道,就在一个月前,系统给出的综合评估才仅仅是武者高阶。

    “无论如何,这都是好事不是吗?”秦天心中说道。于是不再多想,站起身来。

    小橙早已准备好饮料、水果。秦天洗了个热水澡,躺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做起了《武者基础理论》的模拟考试,半小时后,系统给出判定:750/750

    第二天一早,秦天便已早早起床,原因无他,只因为今天是周一,已经一个月没上课的秦天,想趁着这几天多看看自己的同学们,毕竟三天后就要高考了,许多人可能从此一别便不知何时才能遇见了。

    走出游泳馆的大门,晨光熹微,深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秦天不禁心情大好。

    “小伙子,坐出租吗,大早上的没什么人,算你个半价。”一辆浅绿色的磁悬浮汽车停在秦天身边,车顶还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出租车

    看着这满脸笑意的大叔,秦天也露出一丝微笑,“好啊。”

    坐上车后,车辆平稳前进,若不是窗外的景色向后飞逝,秦天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在车上。

    秦天背靠座椅,开始闭目养神,过了约有十分钟,又忽然睁开眼睛,笑道:“你不问问我去哪里吗?”

    “啊?我,哈哈,”司机干笑一声,显得有些局促,“忘记问了,你要去哪里?。

    “就去你想带我去的地方吧。”秦天双手枕在脑后,慢悠悠说道。

    司机大叔先是惊讶,随后忽然露出怪笑,先前的局促早已不见:“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秦天有些自嘲般的笑道:“当然,按照某个人的说法,我浑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都超不过一百块,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一辆出租车专门停在我面前呢?”

    “你倒是好胆色,明知如此,还敢上我的车。”司机说道。

    秦天摆了摆手道:“谈不上胆色吧,就是不知道你们叫了多少人。”

    “放心,够你喝一壶了。”司机笑道。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十分钟后,终于驶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子。

    秦天打眼一看,不禁有些好笑:“卷帘门?25世纪了,亏你们还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司机并未搭理秦天,前方的卷帘门突然升起,待车子开进去后,又缓缓关闭,将外面的阳光彻底隔绝。

    “下车吧。”司机说道。

    秦天走下车来,四下打量了一眼,只见这屋内灯火昏暗,并无任何摆设,四面都是大白墙,墙上还挂了一副大字,上面写着一个‘武’字,铁钩银划,倒是颇有些神韵,想来这里是个废弃的武馆。

    武馆之中还站着十个人,一身黑衣包裹,脸上蒙着面罩,为首的一人,身材有些壮硕,见秦天走下车,缓缓向秦天逼近。

    “秦天,好久不见。”为首的黑衣人说道。

    秦天挠了挠头,奇怪道:“什么好久不见,不是昨天才见过吗?”

    “……”,黑衣人一时语塞,“这么说,你知道我是谁?”

    “我又不是傻子。我的何班长,毕竟我只有你一个仇人啊。”秦天无奈的说道。

    黑衣人不再遮掩,将面罩摘下,正是秦天的好班长,何莫,“我说过,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秦天勾了勾嘴角,打量了一眼剩余的九个人,道:“都是武者境,一个锻骨的都没有吗?还富二代呢,“秦天摇了摇头,道:”你们一起上吧,我还要赶去学校,一会该迟到了。”

    何莫笑道:“你今天恐怕是去不了学校了!”

    “是吗?”秦天摊了摊手。

    何莫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今天你要是能竖着走出这个大门,便算将我这何字倒过来写。上!”

    随着何莫一声令下,九个黑衣人连同司机大叔齐刷刷的向秦天冲来,没想到司机大叔速度最快,当先便冲到秦天身前,手上拳头发力,竟隐隐有破空之声传来,直冲秦天面门,只是拳头还未到,整个人忽然仿佛痉挛了一般,面容扭曲,随后整个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倒飞而出,恰好砸向身后的一个黑衣人身上,但仍余势不减,二人一起飞出七八米,才堪堪倒下。

    “发生甚么事了?”其余八人连忙停下脚步,有些惊恐的看着秦天。

    秦天缓缓放下右腿,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八人,露出一个帅气的微笑。

    “这,这怎么可能?!”何莫惊呼一声,随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隐隐觉得有些痛,似乎刚才被踹中的人是自己一般。

    八个黑衣人心中也是有些发怵,当场楞在了原地,看着秦天,迟迟不敢上前。

    然而过了片刻,忽然从黑衣人的位置发出了一道刺目的光芒,在这昏暗的武馆中显得格外耀眼,那光芒如一根细针,速度飞快,几乎是瞬间便到了秦天身前,自秦天心脏位置没入,消融不见。

    “谁开的枪?!”何莫大吼一声,一道冷汗,从额头流下。

    “糟了,出人命了。”何莫喃喃说道,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正要上前查看秦天的状况。

    谁知眼前的秦天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左胸口,像没事人一样,说道:“‘穿柳’系列基础手枪?班长,不用这么绝情吧。”

    “不,不是我下令开枪的,”何莫有些勉强的说道,随后忽然反应过来,惊道:“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看在你还算有良知的份上,不跟你们闹了。”说罢,秦天默默从口袋中掏出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随后身形突然暴起,顷刻间冲进八个黑衣人的人堆之中,闪转腾挪,闪电般挥出七拳,随后狠狠一脚踹在最后一名黑衣人身上。

    只见这群原本还聚在一起的黑衣人,忽然间全部四散飞出,一个个身体如同麻袋一般,摔落在地,挨了秦天一脚的那人更是飞出老远,身体撞在远处的墙上,身体连带着那副‘武’字字画,一起掉落,昏死过去。

    “秦天,我……”何莫惊呆了,正要说话,秦天反手一巴掌便扇在何莫脸上,将何莫整个人打的原地转了一圈,这才倒地。

    秦天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忽然左手的手表传来一阵轻微震动,秦天抬起胳膊,一道光幕映照在虚空之上,秦天打眼一看,是今天的新闻播报。

    “《早间新闻》何氏集团因供应链问题,无法配备我市高考所有装备,将由龙心科技全权负责我市高考项目。何氏集团项目负责人何马或被问责。”

    “《新长安日报》经董事会决议,何氏集团执行总裁何马将被勒令开除。”

    “河马……”秦天有些无语,不再理会,见场中一个能站起来的人都没有了,便拽住何莫的后领,将何莫整个人拎了起来,扔进了方才的出租车中,随后坐上驾驶位,带着何莫离开了武馆。

    “你要带我去哪?”路上,何莫渐渐清醒了过来,见自己此刻正在飞速行驶的车中,有些慌张,但秦天并未搭话,只是自顾自的开着车。

    见秦天不搭理自己,何莫心中暗道,你若是带我去警局,即便你是正当防卫,我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后悔这个决定。想到这里,何莫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只是扯动了脸上的伤口,有些发疼。

    开了许久,车子终于缓缓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吧。”秦天向何莫说道。

    何莫没有多言,强忍着脸上的剧痛,坐起身来,向窗外看了一眼。

    “这是,学校?!”何莫突然发了疯一般大吼一声,“你不是带我去警局吗?!”

    “啊?”秦天挠了挠头,“去警局干什么,后天就要高考,老师今天肯定要圈重点了,你不听吗?”

    “我……我听……”何莫似乎快要哭出来了。摸了摸自己肿的老高的脸,何莫心中呐喊道,秦天!你这是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啊。

    “这才对么。”说罢,秦天便领着何莫一起走进了学校。

    高三八班,教室。

    “秦天,何莫,你们俩为什么迟到?”班主任张老师扶了扶眼镜,厉声问道。

    “报告张老师,我今天早上被一群坏人围殴,何班长为了救我,这才迟到了。”秦天义正言辞的说道。

    “哦?”张老师绕过秦天,看了一眼秦天身后脸肿的像猪头的何莫,顿时惊呼一声,“你确定是他救你?!”

    “报告张老师,何班长舍己为人,我深受感动,我本来是要送他去医院的,但班长一心为了学习,仍坚持来学校。”秦天高声答道。

    “这,”张老师又转头看向何莫,问道:“你真的没事吗?”

    “我,我没事。”何莫答道,只是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勉强。

    张老师扶了扶眼镜,道:“那好吧,你们俩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随后又转头向班级说道:”同学们,何班长不但见义勇为,受伤之后仍坚持来学校。这种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学习。鼓掌!”

    瞬间,教室中响起潮水般的掌声响起,只是再看何莫,想死的心都有了。

    却见秦天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我这都是为了他好啊,希望他享受到赞扬的滋味,从此改邪归正。

    秦天回到座位上之后,同桌的江难悄声问道:“秦天,这是怎么回事?”

    “他找我麻烦,被我打了一顿。”秦天摊了摊手。

    江难捂着小嘴,惊道:“你怎么这么蠢,他爸可是何氏集团的人!”

    “放心吧,我看新闻了,他爸刚刚被开除了,翻不起什么风浪了,认真听课吧。”秦天无所谓的说道。

    “好吧。”江难撇了撇小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