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岁月文学 > 踏星 > 第三千九百零二章 何人 何地

第三千九百零二章 何人 何地

    但落南山低估了背后出手之人。

    那批九霄宇宙修炼者的存在,在固定的时间内通知到了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九霄宇宙也有人在暗中配合,最终天门变故被九霄宇宙知晓,而灵化宇宙修炼者发起了冲击,落家既要守住天门,又要面对来自九霄宇宙部分家族势力的逼迫,最终失败,家破人亡。

    落南山战死,灵化宇宙大批修炼者冲入天门,引起惊门上御注意,天门被直接封锁,彻底隔断九霄宇宙和灵化宇宙这个通道。

    此举只是阻隔,无法解决灵化宇宙敌视九霄宇宙这件事,当然,这件事如何处理早已与落家无关,落狞得不到答案,他只知道,落南山死了,落家败亡,他不能回北域,否则等待他的就是那些被阻隔在外九霄宇宙修炼者背后家族势力的袭杀,以及落家曾得罪的人的袭杀。

    他只能返回少御楼,只有少御楼保得住他。

    陆隐取出怀思,联系了一个人--灵蓝,灵宝商会那位二号人物。

    此女借他的面子联系落家,想要让灵宝商会获得前往灵化宇宙寻找灵幕的机会,陆隐不知道灵宝商会有没有联系落家,如果联系了,那么对于天门发生的事,她应该很了解。

    灵蓝面容出现在光幕内,面容娇美,只是带着疲惫。

    “陆先生,您终于回来了。”

    陆隐看着灵蓝:“你知道我去哪了?”

    灵蓝苦笑:“之前不知道,但先生消失的时间与第七宵柱一样,所以先生此刻联系我,我就知道了。”

    “天门怎么回事?”

    说到这个,灵蓝既苦涩,又后怕:“灵化宇宙发生变故,落家没能守住天门,天门被冲击,此前,九霄宇宙不少应该早已死去的修炼者出现了,应该是灵化宇宙在很久之前控制的,落家将他们隔绝,导致了落家败亡,而此事最麻烦的是,罔魉出现了。”

    陆隐眼睛眯起:“罔魉?”

    灵蓝点头,脸色沉重:“一种曾经在九霄宇宙被称为禁忌的修炼者,那些修炼者看似是人,却又不是活人,被称作罔魉,谁也没想到此次天门冲击会引出罔魉,在此之前我都以为罔魉是传说,不会再出现。”

    灵蓝并不清楚之前控制灵馈的是罔魉的人,唯有死丘与陆隐知道。

    “罔魉一出现,性质就变了,现在北域天门内外大乱,惊门上御封住了天门,灵化宇宙那边肯定进不来了,而如今守在天门内的是苦渊,北域也在大范围寻找罔魉,幸亏我灵宝商会没有在那时去北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陆隐遥望北域,罔魉,永恒,果然是永恒出手了,否则如何引去罔魉?

    他既是人类的叛徒,也是罔魉的叛徒。

    “灵化宇宙的人有没有打过天门?”

    “打过了,否则无法惊动惊门上御。”

    陆隐呼出口气,永恒,你来了吧。

    见陆隐看向北域,灵蓝低声道:“先生,对于灵化宇宙的情况,您怎么看?”

    陆隐语气平淡:“不知道。”

    灵蓝目光闪烁,不知道?怎么可能,第七宵柱刚落地,这边就联系自己了,显然知道了天门情况,也算是第一时间知道。

    情报来源是哪里?落家?应该不是,落家都灭亡了。

    陆隐忽然回头看向灵蓝:“你灵宝商会真够幸运的,明明打通了前往灵化宇宙的关系,居然拖了那么久没去。”

    灵蓝连忙道:“有先生的关系,落家同意让我灵宝商会去灵化宇宙,可当时天门外已经被灵化宇宙修炼者堵住,所以我们也就没去。”

    “落家告诉你的?”

    灵蓝一怔,不知道怎么说。

    这种事,落家瞒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告诉灵宝商会,灵宝商会急切想要灵幕,落家那边都答应了,他们怎么可能不去北域?而灵宝商会完全没被此事影响,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通过其它渠道,知道了天门变故。

    灵宝商会背后是绝氏,绝氏,愚氏,对了,愚行。

    “愚氏是不是参与了守天门?”陆隐突然问。

    灵蓝目光睁大,随后急忙隐藏,但那一瞬间的惊慌和不可思议还是被陆隐看到了。

    愚氏果然参与了,很正常,落家只是守天门的,而灵化宇宙变故,影响最大的其实是愚氏,毕竟愚行掌控智空域,号称领先灵化宇宙百年,负责引导灵化宇宙走向九霄宇宙希望他们走的路。

    然而灵化宇宙出现了变故,第一个倒霉的必然是愚氏。

    愚氏参与,绝氏不可能查不到,所以灵宝商会被阻止前往北域,完全脱离了此次事件影响也很正常。

    灵蓝并不清楚陆隐知道他们背后是绝氏,如果清楚,也就不会那么意外了。

    结束对话,陆隐在想永恒与青草大师到底想做什么。

    如果是为了入九霄,何必这么大动静?

    与此同时,第七宵柱返回的人也渐渐知道了北域变故,天门被冲击,灵化宇宙等于反了,不少人看向陆隐。

    陆隐来自天元宇宙,却也是从灵化宇宙入九霄的,此事与他有没有关系?

    净莲与卫横同时找到陆隐,彼此对视,并不在意灵化宇宙的情况,他们都是替各自的师父拉拢。

    还没等说话,陆隐的怀思震动,接通,绝柔面容出现在光幕内。

    陆隐本以为是绝情,没想到是绝柔。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出大事了,灵化宇宙冲击天门…”

    陆隐揉了揉脑袋:“行了,我知道,你特意联系我就为了这事?”

    “当然不是,你以为对你没影响?告诉你,你麻烦大了。”绝柔瞪了眼陆隐,没等发问,神色凝重道:“有人向星帆下御之神提议,重启天元宇宙,并将这个时代,包括下个时代的灵化宇宙修炼者转移去已经重启过得天元宇宙,如此,那些知晓真相的灵化宇宙修炼者将无法影响九霄宇宙,也不会对几个时代后的灵化宇宙修炼者有影响,同时还能再见证一个宇宙重启,更能抹除天元宇宙对九霄宇宙的敌视。”

    陆隐脸色彻底沉了下去,眼底闪过滔天杀意,净莲与卫横第一时间察觉,只感觉四周冻结了一般,下意识退后。

    第七宵柱,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孤断客皱眉,看向陆隐,好强的杀意,谁惹了此人?

    “喂,听到了吧,你麻烦大了。”绝柔小心道,她感受不到陆隐的杀意,却看得出来,陆隐表情彻底变了。

    陆隐平静问:“何人提议?在何地?”

    绝柔摇头:“姐妹们聊起这件事我才知道的,说有人提议了,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帮我个忙,查出来,何人,何地。”

    “哦,你要做什么?别冲动,听说星帆下御之神现在就在惊雀台,等待惊门上御回应,一旦惊门上御同意,那。”绝柔没有说,答案很明显。

    陆隐不解:“惊门上御?青莲上御与血塔上御呢?”

    “不知道,星帆下御之神只是到了惊雀台,或许此事只需要禀告惊门上御就行。”绝柔道。

    陆隐点点头:“知道了,帮我查一下吧。”

    绝柔抿嘴:“你别冲动。”说完,结束对话。

    怀思悬空,陆隐等着,刚刚那股冰冷杀意已经散去。

    回头,看向净莲与卫横,陆隐淡笑:“什么情况下,星帆下御之神只需禀告惊门上御,就可以决定是否重启某一方宇宙?”

    净莲与卫横对视:“师父和血塔上御都不在。”

    卫横道:“三位上御之神,若其中两位不在,剩下的一位可全权决定,因为,没人能保证那两位离去的上御之神,还能活着回来。”

    陆隐惊异,这么直白?

    净莲瞪了眼卫横:“别乱说话。”

    卫横冷漠:“实话实说。”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跟诅咒一样。”

    “我不会诅咒师父,这是师父的原话。”

    净莲无语。

    陆隐疑惑:“青莲上御和血塔上御离开了九霄宇宙?”

    “我问一下。”

    “我也问一下。”

    这时,孤断客到来:“陆先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刚刚?”

    陆隐看向孤断客:“前辈可知晓惊雀台的位置?”

    孤断客点头:“去过两次,怎么了?”

    “麻烦前辈告诉我,惊雀台具体位置。”陆隐淡笑道。

    与此同时,母树自下往上,茂密的树枝遮蔽九霄天地,与宙天地一样,树冠同样一分为四,代表四位上御之神,分别是业海,血九层,惊雀台和迷途。

    惊雀台,巨大的惊门之外,两道人影静静站着,天空,无数飞鸟欢快掠过,留下道道彩虹痕迹,大地如同镜面,倒映人影。

    这是一处极之空旷之地,镜面的大地,高耸入云的门户,以及欢快的飞鸟,还有那两道人影宛如永恒。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多人都在等。

    惊门下,那两个人在等,第七宵柱,陆隐在等,净莲,卫横都在等,藏天城,绝柔在等…

    小半个时辰后,净莲回应:“师父不在九霄。”

    紧接着,卫横回应:“师父不在九霄。”

    陆隐背着双手,望向头顶,那里,是惊雀台的位置。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这一刻,净莲与卫横都不再说话,仿佛被什么压住了喉咙,有种窒息之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