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岁月文学 > 无武江湖 > 第2000章 遇到

第2000章 遇到

    要饭第一家馄饨馆子,就被揍得嗷嗷叫!

    风自月有蟑螂打不死的精神,为了吃饱饭继续下一家要饭。

    他这次有经验了,在垃圾桶捡了一个破碗,手拿木棍,自己都感觉威风凛凛了,有点丐帮长老风范。

    小饭馆一律不要饭,他要做个高档乞丐,直奔怡红大酒楼,进入大堂不着急要饭,先观察。

    怡红大酒楼,大厅男女老少坐了二十多桌,满桌子鸡鸭鱼肉,大吃二喝痛快。

    风自月决定就这里了。

    趁着伙计不注意来到二楼。

    二楼环境比一楼好很多,五六张桌子距离很远,都坐满了,风自月目光巡视一周落到靠近窗户一大桌美味上。

    稳稳神,攥紧破碗,握着木棍,先练习刚才学来的口号,“各位大爷行行好,给点吃的吧。”他站在楼梯口都囔二十多遍。

    坐在斜对面一个白袍女人注意到风自月举动了,扫了他一眼继续吃饭。

    风自月感觉自己台词背的很流畅,大踏步直奔目标美味。

    噔噔噔。

    楼梯走上来一个尖嘴猴腮要饭花子,要饭花子看到前面有一个要饭花子,害怕自己饭菜被截胡,快速超过风自月,到达,饭桌前,“各位大爷,大姐,给点吃的吧,我要吃你们的烧鸡,螃蟹,大王八。”

    风自月气急败坏抡起木棍要打要饭花子,听到他要饭很专业,放下木棍看着。

    嗨嗨。

    这个要饭的毫不客气,要的都是桌上硬菜!

    “你要脸不?”吃饭妇女问乞丐!

    我不要脸,那玩意不好吃。

    二楼五桌客人哄堂大笑。

    议论纷纷,这俩要饭花子脸皮够厚的奥。

    吃饭年轻男人抽出宝剑指着要饭花子咽喉,你特码,真不要脸,我们桌上一共就三个硬菜,你都想拿走呗。

    滚蛋,否则,不客气。

    风自月乐出野猪叫。

    前面要饭花子很生气回头看,二人对视后,哈哈大笑。

    在场人愣神观看。

    风自月万万没想到计北里也来要饭。

    计北里万万没想到风自月要饭,二人看到对方装扮很自然,地地道道要饭模样。

    风自月不好意思,脸色通红,转头就走,啊呀,哎吆。

    回头看,计北里被饭桌妇女踩在脚下,抽出宝剑抡起要砍头。

    “别,别,别冲动。”风自月快速上前,“这位大侠,对不住,打扰了,我们无冤无仇,我们只是讨口饭吃,饶恕我们吧。”

    哼。

    臭要饭的,快滚。

    风自月搀扶起计北里要走,坐在隔壁桌白袍女人呼喊,“等一等。”

    风自月听着声音耳熟。

    抬头望去,白袍女人背对他俩,“你俩过来,坐在我这桌吃饭,饭钱我来付。”

    白袍女人很仗义,搞得隔壁桌五六个男女很不自在,妇女握着宝剑眼色其他人。

    计北里看了看风自月,“干爹,免费午餐,快过去吃。”

    风自月想了想自己伤势,没有吃喝肯定不行,二人走向白袍女人这一桌。

    站住,花袍女人宝剑顶住风自月咽喉,干嘛,她让你俩吃,就能吃吗,快滚,看到你俩臭要饭影响姑奶奶心情。

    风自月没敢动,赶忙说好话,“大侠,我们不吃了,我们走,我们走。”

    他和计北里刚转头,女人惨叫声,回头瞬间,一个血淋淋人头落到风自月怀里,风自月顺势塞给计北里。

    计北里一脚踢飞。

    妇女脑袋突然搬家,在场人,没有一个人看清楚,她怎么死的!

    都愣神,发呆。

    饭桌老男人附身跪地抱着花袍女人尸体痛哭,“放心,亲爱的,我给你报仇,我要让白袍女人给你陪葬。”

    老东西他也不知道是白袍女人出手,只是猜测而已。

    老男人捡起宝剑勐刺白袍女人后心,女人闪电移动,手腕一抖链子葫芦飞,卡察,哎吆,扑通!老男人被揍得分尸!

    风自月和计北里看到柳东燕,尥蹶子滚下楼梯,跑进人群不见。

    柳东燕看着乞丐形似风自月,飞身跳窗来到大街,酒楼周围大街小巷寻找无果,坐在小河边望着打渔船招手,“船家,能否租用你的小船去打鱼?”

    船家中年夫妻摇头,你租用我们渔船去打鱼,我们用啥,不租,你问问其他人吧。

    “嗯,那好吧,我问问其他人。”

    柳东燕掏出一根金条直奔不远处渔船。

    哎吆我去,中年夫妻渔民尥蹶子跑到她面前,“等一等,等一等,大妹子,我们渔船不用租,直接卖给你了。”

    柳东燕看了看两个渔民还算老实,把金条递给妇女道,“我打听一下,最近西山派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风自月的家伙?”

    没有听说过,风自月名字。

    我们倒是知道,小月妓女名字,这家伙十里八村都出名,听说,她认识很多达官贵人,恶霸流氓地痞之辈。

    西山派没有啥大事,我们每天起早贪黑打鱼,很少知道新鲜事。

    “奥,去你的吧。”

    柳东燕感觉自己一根金条有点得不偿失,看到打鱼夫妻不容易没有为难他俩。

    她飞身上船,划船远去。

    中年夫妻举着金条痛哭流涕,我们发财了,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不用再打鱼了,走走走,我要去找小月妓女过日子,把你休了。

    中年妇女捡起一块石头砸死丈夫,乐呵呵去找新欢。

    风自月和计北里一口气跑回破庙躲藏起来,肚子咕咕叫,身体休克状态,昏昏沉沉睡着!

    夜黑风高的晚上,张氏夫人推了推白瑞,“死鬼,你听什么动静。”

    啊。

    什么动静?

    白瑞睡梦中醒来,却发现夫人没有在屋内,难道,刚才是梦。

    我靠。

    不好,这该死女人,肯定又跑出去给自己戴绿帽了。

    白瑞气急败坏穿衣服,穿着拖鞋,手拿菜刀,借住朦胧月光,在医馆内寻找张氏夫人,如果,这骚娘们,没有在医馆内给自己戴绿帽,还能容忍。

    《高天之上》

    如果她在医馆内给自己戴绿帽,绝不客气。

    白瑞对医馆前后三道院地理环境了如指掌,凭借他多年偷情经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