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岁月文学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进村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进村

    第二天一早,得儿带着一群人来找我,我知道这是怕我反抗,他知道我的人有多厉害,即使这样,他们见到这么多人站在门口的时候,还是退却了。

    干巴带着他的人,华哥也带着他的人,都站在门口看着这群保安,他们虽然手上都有抢,可看到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匪徒门,都不敢上前。

    得儿对着华哥尴尬一笑道:“华哥,好久不见啊!”

    华哥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我还一直没机会谢谢你,帮我我这么多的忙呢!要不进来喝两杯?”

    得儿急忙摆手道:“不了,这不公务在身嘛,以后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华哥呵呵笑道:“以后?行吧!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个可不止是我得同乡啊,他要是真有个三张两短的,你也看到了,你这里这么多的同乡,都是看着你把他拉走的,以前的事呢,谁对谁错,我就不计较了,不过,这件事我得认真点和你说,办不好,不但我不饶你,他们也不饶你!”

    得儿笑嘻嘻地说道:“看您说的,我这也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啊,我也不想的啊!”

    干巴走了过来,把一串项链戴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双手合十作揖,缓缓说道:“这项链代表吉祥如意,是我族人最高的幸运象征,戴着它,就是我们的族人了!”

    得儿在一旁,再次尴尬地笑道:“这……这不符合你们的族规吧?你看他黄皮肤,黑眼睛啊!”

    干巴毫不在意地解释道:“不一定长得一样,才能做同族人的!你要明白这个道理!”

    得儿呵呵笑道:“是吧,是吧!”然后看着我说道:“你还真不简单啊,短短时间,在这里混的不错啊!”

    《第一氏族》

    我耸了耸肩道:“人品好,到哪里都一样!你说是吧?”

    得儿皮笑肉不笑道:“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人品有没用了?走吧!”

    这时我看到了虎牙兄弟从远处走了过来,所有人都知道没死人的地方,他们是不会出现的,这一出现,就意味着要死人了!

    我明白他们的意思,吹了声口哨,摆了摆手。

    两兄弟停下了脚步,我对着他们笑了笑,跟着得儿的人走了。

    出了赌场,上了军车,得儿开始露出了獠牙,不客气地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现在和我说了,一会儿不会受皮肉之苦,不然到时候,他们问你的时候就没这么客气了!”

    我皱了皱眉回答道:“就算是问,也轮不到你问啊?你什么身份啊?”

    得儿怒愤地指着说道:“这么嚣张啊?等一会儿你就知道错了,你在赌场杀了人,还杀了是三个主事的,你到时候就是想死都没那么容易,现在你就嘴硬吧,一会儿你就得哭了!”

    我毫不在意地说道:“是吗?赌场死了人,你不应该是第一责任人吗?什么时候轮到我了?我在场,就是我杀的人啊?我还怀疑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呢?”

    得儿盯着我,命令道:“先扣起来!”

    两个保安把我手臂一扭扣在背后,戴上了手铐,我一点都没挣扎,我早就知道可能有这种待遇的。

    紧接着,得儿就是一个耳光重重地善在我的脸上,指着我骂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来这边指手画脚,嚣张之极,杀了人还不认,这里是你随便杀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地方吗?别以为仗着华哥,就可以为所欲为,华哥在这里屁都不是!”

    我讥笑道:“他再屁都不是,以前还不是你老大啊?没他带你出来,你现在正撒尿和泥玩呢吧?我告诉你,靠出卖人上位的,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得儿紧张地说道:“你他妈的别血口喷人!谁出卖人了?我出卖谁了?华哥他是自己想不开,想着多赚钱,才会把自己弄成这样的!这能怪谁?”

    我哦了一声道:“没事啊,他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拿回了自己的东西,你要小心点啊,华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再次回到赌场呢?这次大会他也被邀请了啊!”

    得儿十分的郁闷,正因为这次大会召回了华哥,赌场又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赌场位置很有可能不保,他现在这么对我,就是想我认了所有的罪,找到闹事的人,这样他也可以有个交代,上面不会怪他,他的位置才能保住。

    我当然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盘,只可惜,我是不会如他所愿的,尤其是对待这种靠出卖自己老大上位的人。

    要不是有保安在,我想得儿就连杀我的心都有,可他现在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只好诱降我道:“你把赌场的事都认了,没人会找你麻烦的!本来上面对周扒皮和华仔荣就不太满意,换掉他们也是迟早的事,加上何副官也能帮你说话!可你要是死鸭子不怕开水烫,那你就得受罪了,他们折磨人的手法,可不想一般人那么简单,我是见过的!”

    我哦了一声道:“是吗?那真挺吓人的,可我没做过,我认什么啊?总不能什么都没干,就把罪过都揽在自己头上吧,那我也太傻了点吧?”

    得儿吓唬我道:“你不认也不行,人证物证我的齐全了,房间里就你一个人活着,不是你是谁啊?”

    我错愕道:“捞仔不是也在吗?”

    得儿装傻道:“什么捞仔,谁是捞仔?我们这儿就没这个人!”

    我皱了皱眉,心里盘算着,捞仔被人弄走了?收买了?那就这麻烦了!录像不在我身上,我怕他搜走了,毁灭了证据,我就百口莫辩了。

    我怎么样也得熬到他们来开会才行啊,可真要像他说的,我一去就开始折磨我,那我真的未必挺得住啊,要真是这样,我该怎么办呢?

    得儿以为我动摇了,急忙说道:“只要你认了,我就会帮你求情的,死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可你要是不认,这事就得一直查下去,你免不了的要受罪!”

    我哦了一声道:“要是这么不讲道理的话,我也没办法!”

    得儿知道是无法说服我了,有些失望地看着我,我知道他开始动了杀心,可惜保安看得很紧,车也已经到了地方。

    我被他们推下了车,看到这四周的围墙,吓了一跳,修得跟故宫似的,大门是两扇成吨重的铁门,只开了一个小门,从外面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况。

    几个人拿着通行证办着手续,不管男女,一律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把所有衣物和带来的东西,放进一个篮子里面,开始过安检。

    这和办理登记出国手续一模一样,还在严得多!

    我也被他们扒光了,然后走了进去。

    进了里面,是一道走廊,每个警卫都警惕地盯着我,让我不由得生出意思羞耻感来。

    办理完了手续,给我穿好衣服,走出来走廊,才豁然开朗,路两边是梯田,中间一条小路,可以看到地里面还有农民在插秧。

    我奇怪的是,他们竟然在种水稻,而不是罂粟。

    通过了乡间小道后,正式进入了村子里面,又是一道关卡,和得儿交谈了一下,让我们等着,一个警卫去打电话,打完电话,才放我们进去。

    这村子建设得很现代化,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板油马路,四周都是小洋楼,更像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只不过,街上的士兵比农民还要多,而是人人手里都拿着冲锋枪。

    路边还能看到孩子们在四处奔跑,玩耍,一些妇女坐在自己家的门前,看着我们进村的认。

    我竟然看看到了这里有医院,学校和商品。

    这不是一个村子,这就是一个城镇啊,还是一个发展不错的城镇。

    走了一段路,从远处开来两辆军用吉普车,都快开到我脚下了,才停下。

    一个军官走下了车,看了我一眼,对着得儿说了一通,不知道什么话,得儿应该是不同意,还没多说几句呢,就被军官一鞭子给抽老实了。

    我又被军官们给带走了。

    站在车上,我观察着村子,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小黑说的四周都是铁丝网是不是真的,这得用多少材料啊?真的有那么多人把守吗?

    车终于走到了,小黑说的那个探照塔下,真的很高,站在地下都看不到塔顶。

    塔旁边是一排二层楼,将整个探照塔围在中间。

    车停了,军官命令人把我拉了下来,带到了其中一间二层楼的房间里,里面漆黑一片,我被推了进去,铁门一锁,人就走了。

    我适应了一下光线,才隐约看到,这里面大约4,5平方,一张桌,一个马桶,一张床,其他什么都没有,连盏灯都没有。

    我手还被扣着,十分的不舒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提审我,还是快点休息一下再说,不然等审讯我的时候,我先受不住困了,我必须的保持体力,让自己时刻清醒!想到,这是我几个月里面,离耀阳,陆萍最近的地方,我就有点兴奋了,告戒自己,一定要保持体力,保持清醒,才有机会救出他们两个来!

    这觉谁的太不舒服了,双手被扣着手铐,怎么睡都难受,迷迷湖湖地熬到了天亮。

    听到了开门声,我知道自己要被提审了。

    一个笑容可掬,身材肥胖的中年军官走了进来,看到我后,急忙对着自己手下说道:“怎么还拷上了啊?赶快解开,这算是怎么个事儿啊?谁干的,查!查出来,马上枪毙!”

    这态度如沐春风,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呢!

    解开我的手铐后,胖军官自我介绍道:“我是总务处的王警官,也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华人高级警官,都是同行的衬托,才能让小弟爬到这个位置,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啊?”

    我随口答道:“费辰!”

    王警官啊了一声道:“费老板是哪的人啊?”

    我回答道:“广东的!”

    继续问道:“来这里是旅游啊?还是做生意啊?”

    我回答道:“做生意,小本生意!”

    王警官啊了一声,笑着问道:“来我们这边做生意,那生意可都不是什么小本买卖啊!钱带够了吗?”

    我看了看他贪婪的眼神,明白他的意思道:“您放心,钱肯定是够的,要不,我找人先给您孝敬点?”

    王警官哈哈大笑道:“你这有心就行了,是个明白人,那就可以少遭罪了!”

    我不解地问道:“可以有不遭罪的法儿吗?”

    王警官为难地说道:“这个……就比较难了!来这里犯了事的,多多少少都得遭点罪,忍一忍就过去了!上面规定的,兄弟我也没办法!体谅,体谅,千万别怪我啊!”

    我笑着说道:“哪能呢?知道你也是依法办事!”

    王警官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明白人,一看就是明白人!没事的,兄弟,钱只要够,我包你没大事,一般人啊,不懂事的,进去遭罪不说,还得留下点残疾,你这里,我说了,只是疼点,肯定不会落下残疾的!”

    我好奇地问道:“您刚刚说进去?您这是要把我带哪去啊?”

    王警官拍着我的肩膀,亲热地说道:“一会儿你去了就知道了!”

    走出了房间,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王警官骂了句:“他奶奶个腿,天天下雨!”

    说完,直接领我进了探照塔里面,我正奇怪呢,进去后,就是一部电梯。

    然后是往下走,下到了二层,我跟着走了出来。

    里面的人看见我都很好奇,我应该是第一个自愿走进去的,而且没人推我。

    光线很暗,仅仅在墙壁上有一盏白炽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走廊,两侧都是监狱牢房,隔着门上的铁栏,我向里面望了望,大多数都是空着没人的,偶尔有一个两人伸出脑袋来,都是和王警官要烟的,看上去不像是罪犯,应该都是囚禁不久的人。

    走到中间的位置,一个是在路口,地上一道红线,王警官介绍道:“刚刚外面那些都是给了钱,事不大,关不了几天就能出去的,进到这里面,就不一样了!左手边是10年左右的牢房,右手边就是无限期了,中间的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